中新網衢州10月21日電(施佳秀 毛羽白)不忍丈夫家暴離家出走,在外打工結識工友並與之同居生子,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,怎知“好景不長”,不久後丈夫找上門來,向公安機關起訴報案,10月21日,記者從浙江江山法院獲悉,該女子韋某因與後任“丈夫”犯重婚罪,分別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和六個月、緩刑一年。另外,法院經民事調解,判決韋某與“前任”丈夫離婚,婚生子隨前任丈夫共同生活,韋某一次性支付餘某子女撫養費、補償款共計人民幣8萬元。
  1999年9月,18歲的貴州女子韋某經人“介紹”來到浙江江山。
  在江山市石門鎮某村,她與單身男子餘某結了婚,二人來到鄉政府進行了簡單登記。
  當年,介紹人將她轉手給餘某後,便不知去向。
  無論是否被迫,在她的意識里,也沒有對拐騙的認知,“挺滿意的,介紹人把我帶到江山,我給了他錢,是介紹費。”
  那些年,到沿海省份的欠發達地區,找一個在當地沒有錢娶老婆的潦倒男子結婚,對於這些身處國家級貧山區的女人來說,是她們嚮往的脫貧手段。
  據韋某稱,與餘某結婚後,雙方生下一個男孩餘某,
  但是很快韋某發現丈夫餘某是一個生性暴虐的人,“他經常打我,有時喝醉了,就用繩索把我捆起來毒打。”說起這段往事,韋某沒有怨恨。
  2008年,不能忍受家暴的韋某離家出走,以打工謀生。期間,她結識了工友、也是她的“現任丈夫”王某,王某對韋某的遭遇表示同情。
  2010年下半年,王某在知曉韋某尚未與餘某解除婚姻關係的情況下,將其帶至江山市上餘鎮老家,二人開始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。
  2011年9月,兩人生下一孩子王某。
  “他對我很好,婆婆對我也很好,我還住上了新房子。”韋某指了指身後簡陋的二層房屋,幸福感溢於言表。
  “我兒子是個老實人,當時看到這個女人,實在是可憐,才把她接過來的。”王某的母親說。
  據王家鄰居告知,由於韋某勤勞本分,王家人都挺喜歡她。要不是丈夫餘某找上門來,韋某的“二婚”應該會很和諧。
  韋某走後,餘某通過公安機關查詢,得知了妻子與王某同居的消息。
  之後,餘某多次來到王某家中打鬧滋事,剛開始,餘某要求韋某隨其回家。
  在餘某屢次滋擾下,王某和韋某逐漸無法“正常生活”。
  2012年,餘某用三輪車將其患有癱瘓症的母親抬到王某家施壓。這次,他不僅氣勢囂張,還要求王某給予“經濟補償”,此事件導致江山市上餘鎮派出所出警協處。
  2014年,餘某向公安機關起訴報案。隨後,王、韋二人因犯重婚罪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。
  經法官協調,餘某與王、韋二人達成民事協議:韋某以支付8萬元人民幣“補償金”作為與餘某解除婚姻的條件,餘某則同意,並承諾在兌現後即辦理離婚手續。
  重婚案件並不像其他犯罪一樣對社會具有嚴重的危害性。如此一來,法院便可在量刑時對王、韋二人從輕處罰,這從對當事人角度、抑或考慮案件審理的社會效果來說,都是比較好的處理方式。
  8萬元是個不小的數字,王、韋二人仍然東拼西湊湊足了錢。
  但是,經查明,韋某離家時身份不詳,其當年與餘某辦理結婚登記的身份證等證件都是偽造的,因此無法通過民政局辦理離婚登記手續。
  2014年9月2日,王某、韋某因重婚被江山法院判處上述刑罰。
  9月5日,經原告餘某起訴,江山法院做出民事調解書,判決餘某韋某二人解除婚姻關係,婚生子隨餘某共同生活,韋某一次性支付餘某子女撫養費、補償款共計人民幣8萬元。
  “現在終於安定了,以後也不會重婚了,丈夫在江山城裡做水泥工賺些錢。”韋某拿出離婚證,並表示當下的想法,“好好過日子。”
  由於違反計劃生育政策進行生育,王某、韋某二人還將面臨相關行政處罰。
  據統計,從2011年以來,江山法院共受理重婚刑事案件9起。(完)  (原標題:女子因家暴離家出走與他人同居生子 因重婚罪獲刑)
創作者介紹

J-Ping

jj33jjrz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